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济宁市金融网 > 股票资讯 > 解禁“潮来”减持“浪涌” 价格“水涨”减持“船高”

解禁“潮来”减持“浪涌” 价格“水涨”减持“船高”

作者:济宁市金融网
来源:https://www.jnlgbgz.com.cn
日期:2020-11-21 09:59
阅读:
  今年的解禁潮,在这么多年之中,是来的最为猛烈的,相应的,今年的减持潮,来的也不比解禁潮温和。为什么这么说呢?从目前股市披露的数据我们就可以看出。
 
  据上海证券报资讯统计,截至目前,沪深两市已有超过1800家上市公司披露重要股东减持计划,整体减持金额接近580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约75%,仅用了10个月时间便已突破去年全年约4000亿元的数据。
 
  从减持主体来看,上市公司董监高以人数“取胜”,逾4200人次发布减持计划,占比近60%;法人股东则靠减持数量“挑大梁”,约4800亿元的减持金额占到总规模的八成以上。
 
  A股今年的减持“热浪”,由大批涌入的流通股份推高。数据显示,2020年共有2384家上市公司新增股份解禁,对应总流通市值约为4.61万亿元。而2018年、2019年该项数值分别只有2.92万亿元和3.30万亿元。
 
  除了解禁潮“推波助澜”外,还有高股价和高质押两大因素。股价涨了想“落袋”,质押率高了要减压……五花八门的减持理由背后,有人主动“造势”,有人被动减持,有人待价而沽,有人急流勇退。
 
  解禁“潮来”,减持“浪涌”
 
  面对持股的解禁,不少上市公司股东立马投身减持计划。
 
  如10月30日迎来部分限售股解禁的赛诺医疗(16.14 +0.94%,诊股),即于11月3日晚间发布“重磅”股东减持计划:4名外资股东拟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合计减持公司6150万股股份,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5%。其中,Denlux Microport及其一致行动人Denlux Capital、Decheng Capital、LYFE Capital减持比例上限分别为6%、6%和3%。若按照公司当天17.46元的收盘价计算,上述4名股东可通过本次减持套现10.74亿元。
 
  赛诺医疗大量存在的外资股东,与公司之前搭建的红筹架构有关。招股书可见,2010年之后,此次拟减持的4名股东陆续进入。以Denlux Microport为例,其初始投资金额约为1720万美元,其间还经历过多次股权转让。以目前赛诺医疗的市值估算,Denlux Microport持股市值约4.75亿元。
 
  减持消息一出,次日赛诺医疗股价应声下跌4.49%。不过市场的消极表现未能留住股东离场的脚步。仅仅2天后,赛诺医疗再发减持公告,股东Great Noble Investment Limited以及CSF Stent Limited计划减持不超过11.97%公司股份。几乎是意料之中,11月6日公司股价又跌去7.67%。
 
  解禁一周内,赛诺医疗股东拟合计减持1.1亿股,占总股本的比例高达26.97%,如此“集体撤退”为哪般?
 
  结合行业信息来看,11月5日,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首单开标。部分冠脉支架此番中标价格出现大跳水,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而赛诺医疗核心产品为冠状动脉的不锈钢支架产品。
 
  业绩表现上,受疫情影响,赛诺医疗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收入2.75亿元,同比下降11.29%;实现归母净利润4903.37万元,同比下降25.44%。公司股价也在7月14日攀上42.1元的历史高位后一路下跌,跌幅超过60%。
 
  无独有偶,同为科创板公司的长阳科技(23.80 -0.63%,诊股),也因股东一口气抛出逾21%股份的减持计划,引来市场侧目。
 
  11月6日晚间,长阳科技披露减持公告,共涉及8名股东,合计减持比例不超过总股本的21.46%。其中,南海成长、同创锦程、同锦创业3名私募基金股东拟清仓减持。按公司当日收盘价估算,减持市值合计将达16.33亿元。上述股东均表示减持是出于自身资金需求,减持股份来源均为IPO前取得,且刚于公告减持日解禁。
 
  值得注意的是,11月6日当天,长阳科技曾出现多笔大宗交易,成交金额超过3.7亿元,成交均价每股23.41元,相当于较市价折价13.04%。
 
  不过,流动的市场总是有出亦有进。三季报显示,长阳科技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有多家机构新进,如高毅旗下4只产品合计持股479.69万股;摩根大通占流通股比例1.42%,持股96.22万股。
 
  价格“水涨”,减持“船高”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资本市场更是如此,手里的股票能卖个好价钱,无疑是股东减持的重要动机。
 
  如韦尔股份(202.66 +1.43%,诊股)11月10日晚间公告,股东青岛融通计划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864万股。按当天收盘价计算,减持金额近20亿元。而本月内,韦尔股份还陆续公布了包括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虞小荣、华清银杏等多名股东的减持进展。
 
  股东减持,无碍于韦尔股份的表现强势。9月以来,公司股价涨幅高达20%。拉长周期来看,韦尔股份自2017年登陆A股后,不到4年时间,股价已较当初每股7.02元的发行价涨了近30倍。
 
  股价强劲的背后,离不开半导体行业整体的高景气及公司的好业绩。韦尔股份三季报显示,公司今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39.69亿元,同比增长48.51%;归母净利润为17.27亿元,同比增长1177.75%。
 
  再如近3个月来,股价从16元左右涨至最高42.49元的太平鸟(37.16 -2.29%,诊股),也于10月16日发布了减持计划:公司股东禾乐投资、陈红朝、翁江宏拟合计减持不超过5.47%公司股份。对于本次减持的原因,几名股东都表示,主要是为了“释放公司股票的流动性,激励管理人员。”
 
  日前涨出 “五天四板”的英飞特(23.32 +7.27%,诊股),也宣布要减持。10月28日,英飞特收到深交所关注涵,要求公司说明股价短期涨幅较大的情况与经营业绩等基本面是否匹配等问题。在公司随后交出的回复函中,多名股东的减持计划随之浮现。如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GUICHAO HUA拟通过大宗交易、集中竞价等方式减持不超过6%公司股份,主要用于创业投资、偿还相关股份质押融资借款以及其他个人资金需求。
 
  减持这件事上,有人乘势而动,有人则“造势”来凑。11月4日,哈尔斯(5.37 -1.10%,诊股)披露了一则关于实控人减持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因个人资金安排,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吕强计划减持不超过4.38%公司股份。
 
  令人玩味的是,吕强今年5月刚刚倡议公司员工增持公司股票,并进行了承诺“兜底”。此后公告进展显示,公司共有237名员工在规定时间内增持了153.95万股公司股票,增持均价为4.59元/股,增持总金额为706.87万元。
 
  此外,哈尔斯还在4月发布了一份回购方案,拟在股东大会通过回购方案的12个月内回购股份。当时吕强表示,在回购期间无明确的增减持计划。
 
  对此,深交所火速向哈尔斯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补充说明吕强上述减持计划是否违反倡议公告中的增减持计划及意向,及截至发函日未回购公司股份的原因。
 
  监管催促下,哈尔斯在11月9日进行了首次回购。截至11月11日,公司表示,累计回购金额3035.03万元,已达到最低资金限额,本次回购方案实施完毕。
 
  与之类似,今年6月抛出A股“最疯狂”回购计划之一的好想你(12.82 -1.54%,诊股),截至目前也尚未实施相关的回购操作。公司当时公告,拟使用自有资金回购公司股份不低于21.91%、不超过43.83%。
 
  不过,就在宣布巨额回购的当天,公司第二大股东杭州浩红计划减持不超总股本3%的股份;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邱浩群拟减持公司股份3.55万股。公司10月9日披露,杭州浩红累计减持公司约1%股份,减持均价为13.36元/股。
 
  质押悬顶,减持“减压”
 
  当高比例质押悬顶,对于股东而言,减持或属无奈之举。
 
  如英唐智控(10.29 +7.52%,诊股)今年8月公告,为归还个人质押贷款,降低质押风险,公司控股股东胡庆周拟以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的方式,减持不超过4.98%公司股份。
 
  回溯前情,2017年11月,胡庆周因个人融资需要,将其所持部分上市公司股份质押给了长江证券(8.62 -0.35%,诊股),后续不断增加质押。截至今年9月30日,胡庆周共有2.05亿股公司股份处于质押状态,占其所持股份的96.47%;1.59亿股处于冻结状态;另有4871万股处于逾期状态,涉及金额2300万元。去年,胡庆周曾发生多次被动减持。
 
  如同公司业绩的不温不火,英唐智控最近2年多的股价也是波澜不惊。自2017年3月开始,公司股价始终在9元(复权后)以下徘徊。
 
  直至10月16日,英唐智控公告称,公司完成对日本先锋微技术100%股权的交割。同时,公司在互动易平台上表示,英唐微技术晶圆生产线中包含5台光刻机。胡庆周随后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上市公司收购英唐微技术后,将主要围绕第三代半导体SiC产品进行产线建设。
 
  在“光刻机”的朦胧利好下,10月22日,英唐智控以罕见的19.95%幅度涨停,迅速摆脱了近3年来的股价瓶颈,朝着10元/股以上的高位迈进。
 
  巧合的是,英唐智控的这轮行情与公司大股东、二股东的减持窗口期“不谋而合”。10月23日,二股东赛格集团一次性减持公司1069万股,占总股本的1%。
 
  这厢减持动作落地,那厢光刻机“真容毕露”。英唐智控在10月27日对深交所的回复中表示:“英唐微技术本身不涉及光刻机设备的研发制造业务。”
 
  趁着今年行情不错,卖点股票降低质押率,有这般打算的还有大北农(8.02 +0.00%,诊股)控股股东、董事长邵根伙。继今年6月公告减持计划后,10月24日,邵根伙拟以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3%的公司股份。
 
  公告中特别提到:“邵根伙经过前期的努力,股票质押率得到明显降低,融资规模进一步压缩,存量融出机构数量持续减少,个人风险显著降低。”截至10月27日,邵根伙当前逾期质押股份数已较去年10月时减少1.52亿股,累计解除逾期状态质押股份比例达75.68%。
 
  再如齐心集团(15.18 -1.24%,诊股)9月18日晚公告,公司控股股东齐心控股近日减持约2%的公司股份,所得资金用于降低股票质押率,合理控制自身负债率。
 
  解禁来了,质押解了,减持本是寻常事,花样繁复才成套路。若要平抚A股市场谈减持“色变”的情绪,股东们还需摒弃“慌不择路”的无序减持,少些“利好掩护”的精准减持,让资本市场回归初心。
 
  以上就是我为大家带来的解禁“潮来”减持“浪涌” 价格“水涨”减持“船高”的全部内容,更多股票知识欢迎来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济宁市金融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nlgbgz.com.cn/gpzx/60758.html

解禁“潮来”减持“浪涌” 价格“水涨”减持“船高”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