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济宁市金融网 > 股票资讯 > 疫情承压 玻璃期货如何转危为安

疫情承压 玻璃期货如何转危为安

作者:济宁市金融网
来源:https://www.jnlgbgz.com.cn
日期:2021-01-27 11:07
阅读:

  2021年年初,河北石家庄、邢台两地被新冠肺炎疫情突袭。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为彻底扑灭新一轮新冠疫情的火苗,河北石家庄及邢台地区采取居家隔离,物流交通受到管制,这给当地产业企业正常生产经营带来较大影响。不过,有不少玻璃相关产业企业利用期货等衍生工具化解市场风险,为企业稳定经营保驾护航,让企业在困境中看到了“春天和希望”。

  疫情影响物流,玻璃库存累积

  河北地区是浮法玻璃产能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当前河北石家庄、邢台地区物流管控,对玻璃行业的影响较大。”大有期货建材工业品基础分析师吴航飞告诉记者,从产能情况来看,河北省浮法玻璃在产产能占到全国的15%,本次受疫情影响最大的石家庄地区有4条产线、邢台地区有22条产线在产,其中邢台沙河市有20条线在产,日熔量共计14300吨,占全国在产产能的9%,占河北省的58%。

  当前,石家庄、邢台高速封闭,装货车辆已十分稀少,浮法玻璃厂家正常生产,除生产上的工人坚守岗位以外,其他办公人员大多居家办公,本地贸易及加工企业已全员放假。

  杭州冀正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杭州冀正)副总经理侯晓培表示,石家庄和邢台实施物流封闭对当地的玻璃生产企业造成较大的影响,跨省销售渠道受阻,当地深加工企业开工率骤降,需求遭遇明显下滑,厂家出现大幅累库的状况。

  沙河市安全实业有限公司期货部经理霍东凯同样对记者表示,由于疫情对物流的影响,当地玻璃企业的产成品无法出厂,直接导致了玻璃成品库存的累积。此外,物流管控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原料进厂,不过影响程度有限。

  “在当前的疫情笼罩下,沙河地区的玻璃和市场遇到的冲击较大。当地政府为尽快控制住疫情,出台了非常严格的管控措施,实行全员核酸检测并且要求居家隔离,汽车运输暂时中断,除玻璃生产正常进行外,贸易活动基本停摆。”浙江景诚实业有限公司纯碱负责人王宝镭告诉记者,因汽车运输受限,玻璃生产企业原料只能依靠火车运输,下游深加工企业停工,成品库存开始积压。

  不过,在方正中期期货玻璃研究员魏朝明看来,当前河北玻璃库存处于近年来同期较低水平,企业在淡季的阶段性累库不会对生产经营秩序造成明显冲击,市场普遍看好2021年供需形势。“淡季适当积累库存也在企业的经营计划内。”

  下游需求减弱,玻璃价格承压

  下游市场需求方面,霍东凯说,临近农历年末的赶工行情因为疫情的影响暂时停滞,贸易商群体业务暂停,这给本就转弱的需求再次带来打击。

  河北正大玻璃有限公司(下称河北正大)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浮法玻璃生产为主涵盖玻璃深加工的大型玻璃企业,位于沙河市经济开发区内,该公司还是郑州商品交易所指定的玻璃、纯碱两个品种交割厂库。

  该公司副总经理庞溥军分析称,去年的疫情主要发生在湖北,近期的疫情主要发生在河北,这两个地区都是国内主要的玻璃生产基地,疫情对玻璃产品的出库、下游深加工和玻璃生产的原材料采购都造成了一定的冲击,下游加工厂无法正常生产,玻璃无法流通,需求减弱。

  庞溥军告诉记者,去年发生疫情,交通管制在3月份之后逐步解封,对玻璃行业一年中的5月份小旺季冲击较大,而今年一方面有去年的疫情控制的经验,企业提前做了一些必要的防控计划和安排;另一方面,临近春节玻璃市场本身进入淡季,相比去年,疫情对玻璃厂的压力相对要小。

  玻璃价格方面,霍东凯表示,由于没有办法进行正常销售,他们公司的玻璃出厂价格暂时不调整,但其他企业出于防范疫情暴发心理,开始下调价格,这对市场信心有一定程度的打击。

  “受疫情影响,目前河北石家庄、邢台地区物流交通受到管控,沙河地区的玻璃厂没法出货,因此库存累积会较大,这导致河北地区玻璃厂最近降价幅度很大,近两个星期,当地玻璃价格下滑了200元/吨。”国泰君安期货首席能化研究员张驰告诉记者。

  新湖研究所玻璃研究员周小燕也对记者表示,目前玻璃现货价格有所松动。主产地沙河地区的玻璃运不出去,就会造成主产地和主消费地玻璃价差拉大。“去年疫情发生时,武汉的玻璃运不出来,华南、华东与武汉的玻璃价差迅速扩大。”

  不过,据武汉长利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期货部经理王成斌介绍称,当前除河北外的南方市场,玻璃加工企业订单较多,玻璃价格冲高回落,这也会改善了加工企业的经营利润,极端个别企业已接订单达3—5个月。

  期货方面,吴航飞表示,近期玻璃期货价格下跌较多,临近春节和传统消费淡季,加上疫情的影响,后期玻璃期价还将下跌。纯碱市场供需失衡,现货价格创十年新低,受疫情影响,后期还将低位运行,估计会再创新低。

  巧用期货工具,企业化解风险

  新冠肺炎疫情给玻璃产业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带来各种风险。不过,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经历了2020年年初更为严峻的形势后,玻璃产业企业已经积累了一些对抗疫情的经验,很多企业通过灵活利用期货等衍生工具化解市场风险,提高了自身的“免疫力”,与此同时,企业的心理承受能力明显提高。

  2020年国内新冠疫情刚刚过去不久,专家学者纷纷预测今年冬天疫情可能还会反复。庞溥军告诉记者,为防范疫情反复和保障春节期间企业正常生产,去年12月,经公司领导层综合考虑现货情况,结合期货逐步上涨,升水现货幅度较大,河北正大选择增加纯碱库存1万吨。随着现货库存的增加,公司于去年12月底在期货市场卖出同等数量纯碱2105合约进行风险对冲管理。

  “以往公司进行原料储备往往需要承担价格波动风险,今年借助纯碱期货,企业可以边存货边,既规避了价格波动风险,又锁定了囤货成本,给企业储备原材料增加了信心。”庞溥军说,2021年1月,河北石家庄、邢台地区突然暴发新冠疫情,两地全境封锁,居家隔离,在这种突发情况下,公司前期储备的纯碱库存就派上了大用场。

  通过利用期货套保,河北正大不仅规避了原材料价格波动风险,锁定了囤货成本,保证了企业稳定生产经营,还获得了额外收益:

  2020年12月底,河北正大纯碱卖出套保持仓均价1650元/吨,持仓数量500手。在元旦假期结束后随着新冠疫情的发酵,河北正大在盘面1600元/吨平仓250手空头合约,此次操作河北正大获得基差回归收益25万元。

  2021年1月7日纯碱2105合约大幅拉涨,升水现货200元/吨,河北正大将前期平仓的250手套保合约重新卖出,持仓均价1660元/吨。随后,纯碱期货价格大幅下跌,河北正大在1600元/吨下方逐步平仓,平仓均价1550元/吨,最后河北正大获得基差回归收益110万元。

  杭州冀正是一家以玻璃、纯碱期现货贸易为主业的新型贸易商。在期货服务实体的初心驱动下,在疫情突然暴发的困境中,杭州冀正积极通过利用期货为下游客户解决燃眉之急。

  据侯晓培介绍,今年元旦节前杭州冀正与江苏、安徽的玻璃深加工企业签订了1000吨玻璃原片的购销合同,这批玻璃原计划在沙河进行采购发货,但河北新冠疫情暴发后,跨省物流通道关闭,货物无法运输出沙河,合同无法履行,并且疫情何时能得到控制,运输何时解封尚未可知。而杭州冀正下游客户手上的订单延续至春节前夕,在玻璃原片采购渠道受阻,汽运物流资源越发稀缺的背景下,杭州冀正的下游客户面临着原片储备不足、订单即将违约的风险,为此河北冀正的客户表示相当焦虑。此时此刻,仅仅依靠原来传统的现货贸易方式已难以满足客户紧急的需求。

  “为解决客户的迫切需求,顺利履行合同,我们开始将目光转向湖北地区。我们关注到当时FG2101合约价格大幅贴水现货,贴水幅度最高时达到400元/吨,同时根据交易所公布的仓单日报发现杭实善成交割厂库注册了湖北弘润建材的标准玻璃仓单,经过与客户协商,客户表示可以接受湖北的玻璃。我们在测算了成本之后,给予客户在原有价格基础上一些优惠,客户表示非常满意,于是我们在玻璃2101期货合约上建立了对应数量的买单准备交割。”侯晓培告诉记者。

  接下来,杭州冀正在与客户沟通过程中了解到,今年国家因疫情原因倡议原地过春节,企业原本计划1月20日左右停工、员工返乡过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员工计划不回乡了,企业想再生产一段时间,希望再多采购一些玻璃,于是杭州冀正同客户协商将原有的1000吨供货量增加至4000吨,就又在玻璃2101期货合约上增加了买入数量,通过期货买交割的方式解决客户的采购需求。

  作为玻璃、纯碱贸易商,杭州冀正承担着连接上下游企业的纽带作用。在疫情导致系统性风险增加的时候,更加凸显其产业链上下游“润滑剂”的作用。杭州冀正通过灵活的期现贸易运作模式,运用期货买交割模式帮助下游客户采购玻璃原片,进一步发挥了期货市场服务实体企业的重要功能,增加了期货、现货市场的黏合度。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日前杭州冀正期现经理刘慧钊计划启程奔赴湖北,协调运输车辆,准备将交割的玻璃顺利发到客户手中。“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湖北地区进行玻璃交割业务,希望这一趟湖北之行能顺利地将玻璃原片交付到客户手中,保障他们生产稳定,让期货服务实体真正落到实处。”刘慧钊对记者表示。

  此外,记者从业内人士了解到,由于担心今年冬天疫情会反复,去年11月份,纯碱价格处于相对较低位置时,不少玻璃生产企业通过期货市场补充原料库存,在纯碱期货市场建立“虚拟库存”。目前沙河地区原料库存最多的企业有4个月的用量。

  霍东凯对记者表示,疫情主要影响产成品的销售,这给玻璃生产企业带来库存压力、资金压力和价格风险。“在目前情况下,玻璃期货给了各厂商和贸易商一个很好的保值手段,价格合适的情况下,在玻璃期货上进行库存的套期保值有机会锁定部分价格风险。此外,临近交割月的期货也是很好的销售渠道,可以给库存压力较大的企业提供一个销售契机。”

  “在市场出现下行危机的情况下,计算好产品基差,合理地运用期货进行保值是非常科学的方式,但前提是一定要做好基差管理,或者说做好备货打算,期货及现货合并计算,不能只看盘面亏损或者盘面利润。”霍东凯强调说。

  庞溥军表示,去年疫情期间部分玻璃企业利用期货工具,一方面在期货市场上卖出库存积压的玻璃,很好地解决了企业库存压力;另一方面利用期货做了纯碱库存的套保,对冲了纯碱价格大幅下跌的风险。“当前玻璃企业的主要风险点在于库存的管理,企业可以对库存进行套保,也就是卖出玻璃期货来‘去产品库存’,通过买入纯碱期货来‘增原料库存’,以此来管理库存,抵销现货价格波动带来的经营损失,为企业的正常经营保驾护航。”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济宁市金融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nlgbgz.com.cn/gpzx/62843.html

疫情承压 玻璃期货如何转危为安的相关文章